旁白。

细节没有细节,整体不搞整体。
画面没有意思,行文不带脑子。

摸鱼,是群里的日常改编。私设恶灵和1978版本幼迈。

占tag致歉。

每次填病毒名的时候都用"Fauphyia",久而久之成了所有病原体的结合,看起来是个小女孩。...可以说是真·女儿了。中文名是孚延。

背景是素材。

这款游戏玩了又卸,卸了又玩,最近玩出了很奇妙的感受。以下是相关文段,自家联动。

*oudriison,欧德日森,司管病的神明。

    她感到茫然,甚至有那么一星半点的犹豫。她过于强大了,在这种强大下仍然能坚持研发解药的人们或许与她不相上下。他们试图对抗她、摆脱她,这个失败的过程却成功地让她感受到了捕获她心神的某些东西。

    “伤害人类,会爱上人类吗?”

    她回过头,oudriison正看着她。她从来没有看清oudriison的表情,现在也是。

    她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看着即将昏阙的白褂男人仍倒弄试管。实验室里的尸体堆在角落隔离,生者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埋葬它们,光是维持清明的意识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fauphyia就坐在尸堆上,在她头顶三十五码处才是地面,是尸骸枕藉的冰岛。

    “会。”

    等她明白自己要回答什么时,oudriison已经离开了。

    她这么说着,却听不到任何人的回应,只有无数蛆虫在血肉中繁衍的声息,包裹了世界,包裹着她。


混沙了解一下。

#遍地私设。
#仓促产物。文笔拙劣。诸多不足。
#内置混沌x沙漠、中国园林x大教堂。
#灵感源于歌曲《vivi》——米津玄师。

/Desert/
    又走神了。
    Desert的烦闷几乎要撕裂眼前的纸张。他屏气看着红木桌上的白纸黑字,手指紧攥着羽毛笔,像是要将它折断用以发泄自己的不满。
    继而他又想到什么,手指倏然卸下力道。黑色的羽毛笔失去了支撑力,滚落到满是字迹的白纸上,磕出的一小滴墨水在某个单词上晕开。
    纸张湿了一小块,所以墨水才晕开得如此迅速,以无法挽救的速度。
   Desert忘了自己曾在这块地方记下过什么,墨色之下一片混沌。这是任由身体书写下来的东西,对Desert本身而言,这段记忆是空白的。
    于是Desert十分果断地将纸张置去一旁,开始处理下一份文件。
    自从Cathedral缠上Chinese Garden,分给他的文件就多了一倍。如果去找Cathedral理论,Desert只会想大打一场,因为Cathedral从来都只会说着神神叨叨的话来应付他。
    Desert是无神论者。
    他的幻术了得,能够让任何人将他奉为上神来崇拜。他从不相信那些虚无的存在,只信手中掌握的东西。对于那些摸不着的、看不到的、甚至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Desert都不擅长。
    他曾被人嘲讽是个情感白痴,可他想不起那是谁了,只记得眼前一片金色。
    Desert不打算多想,集中注意力在面前的文件上。
    可他还没有将思绪沉下,便被低低念叨的男声惹出一股火气。
    “你也是时候要去练练字了吧,这些像是Chinese Garden跟我说过的东方道士画的符禄,这是什么...'不要——'”
    Desert猛然起身,打断了Cathedral的肆意言论,他把那张被Cathedral指指点点的纸塞进了文件堆里,转身就想给Cathedral一巴掌。对方却像是预料到自己的行迹一般,侧身轻松躲过。
    落空的巴掌扇起凌厉风声,Desert借着手臂挥出的力道带动臂膀和腰身,迎着Cathedral躲开的方向抬腿劈去。对方却不慌不忙向后倒去,伸手成掌在Desert小腿上抡过半圈,同时让自己借力调整站姿,鼻尖与Desert的鞋底不过手指宽度的距离。
   Desert皮鞋落地,硬底踏得地面闷声一响,沉得像是其主人的脸色。
    “你知道我体术不佳,”Cathedral的表情没有丝毫怒气——他早就熟知了Desert动不动就拳脚相向的脾气,“可我擅长预知,你没法打到我的。”
    Desert没有回话,只是把椅子拉回来重新坐上。
    “果然你这性格,除了他没谁受的住啊。”Cathedral见Desert吃瘪,心情异常愉悦地将双手扶在椅背的两角上。
    “你又在说胡话了?”Desert挑挑眉,目光未离开眼前的文件。
    “......看来上次的后遗症还挺严重的,居然让你失忆到现在。”闻言Cathedral凑近了Desert,看着他的眼睛。从左边看过去,只看得到Desert黑色的那只眼。黑色沉默着,映不出任何东西,Cathedral也无从判别。
    “什么后遗症?”
    Desert转过头,一蓝一黑的眼出现在Cathedral面前。
    Cathedral挺直腰,“噢,是几天前的事了。你疯了一样不停地给自己施幻术,明明不可能对自己起作用,还是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拿来练习。最后昏倒了。”
    他垂下头,发现这个角度的Desert显得过分乖巧:“醒来之后你就忘记了很多事,对吧?”
    Desert回想了一下,记不起具体,也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但能够确定曾经疯狂施过幻术,因为他的脑子到现在都昏昏沉沉、容易莫名其妙地走神。Desert回过头,将羽毛笔的笔尖浸去墨水里,开口又是一副目中无人的腔调。
    “只有弱者才会觉得自己的能力无法对自己产生作用。”
    Cathedral语塞。他开始懊恼,像Desert这样的人,他怎么会有一瞬间觉得乖巧。
    Cathedral整理了一下心情,打算结束这个对话:“你处理完之后就全部都放去我桌上吧,我还要进行二次审核,毕竟——”
    “知道了。恋爱让你进入到啰嗦的更年期了吗?”Desert头也不回地施以嘲讽。
    Cathedral无话可说,转身便走出了有Desert的房间。
    Desert当然不知道,Cathedral会跟Chinese Garden陈述他的性格有多恶劣、多欠揍,更不知道Cathedral会在说完之后叹一口气,用突如其来的惋惜口吻说,“果然只有Chaos能制住他”。

    Desert将笔收好时,天色已是日落末期的昏沉黯然了。
    他在心底又暗骂几声那个因恋爱而抛下公事的混球,随后将所有文件纸张都整理在一起,抱在怀中,离开房间。
    Desert不知道其他人在做些什么,不过自己所走的这条路安静异常,只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过分安静的环境给Desert提供了思考的良好条件,他的思绪轻飘飘地去到了昨天,去到和Cathedral争论为什么工作量多了一倍的时候。他记得那时Cathedral最后说了一句话,让他忍不住抬脚踹出。
    ——“爱与愚昧,皆为不可过多贪图的事物。”
    在Desert看来,就是这个神棍在变着法说自己蠢。
    Desert也不想多想这句话的含义,毕竟连爱人都没有,哪来的贪图。
    正当他在心底戳着Cathedral的脊梁骨时,一阵风从天际呼啸而来,卷起了Desert橙色的发丝,还有他怀里的诸多文件。
    白纸黑字映着天边余晖,失了他们原有的色彩。暗紫、深红、靛青......所有颜色以极低的饱和度被揉成一团,散落各处。
    Desert被迷了眼睛,没来得及把怀里所有纸张抱紧,等眼睛恢复时,满天都是夕阳色的白纸。
    Desert像是无意间被什么事物吸引般,转头看向一旁。
    Desert看到一个深棕色长发的男人如同坐在一把透明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脊背弓着。男人双耳挂着的方形金片映着一日终焉时的微光,如他金色双眼一般熠熠生辉,Desert几乎移不开目光。
    男人手指修长,正捻着一张白纸。
    Desert只觉得这人的面容过分地熟悉。上挑的眉梢、过薄的嘴唇,他甚至都有曾亲吻过它们的错觉。
    风将两人的衣角牵起相似的弧度,制造了他们在同一世界的错觉。
    男人只出现了一瞬,随后便消弥。就像魔术师手中的奇迹,惊艳后不复存在。
    在落下来的纸片中,Desert仍站在原地。
    发现这只是个幻觉时,他心情复杂。被这个幻象牵动出的不甘、欣喜、懊恼,都是他不能理解的情感。他空得这些情感混合起来的冲击,却不能言明这背后的原因。
    Desert迷惑了。
    他不打算因此停滞不前,只把这个男人的出现归结于“幻术进步”。毕竟如果真如Cathedral所说自己曾疯狂对自己施加幻术,那一定会有进步的。
    那些迷惑被Desert抛开,他弯腰把散落一地的文件捡起。
    最后一张纸却不是文件。
    是那张Desert走神时用过的纸。
    Desert看着其上的字迹与那个墨点,伸出的手甚至没有力气收回。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可一切画面都模糊得像是雾气下的水中倒影,令他琢磨不清。每当他有意去回想某个细节时,故事反而更模糊了。
    Desert僵在那儿。
    Cathedral说过的话在此时闯入他脑中,在暮色中尤为清晰。
    ——“爱与愚昧,皆为不可过多贪图的事物。”
    嘁。
    Desert眉头一紧,将纸张从地上捞起,塞进一堆文件的最下方。

/Chaos/
    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Chaos从黑暗中醒来,周围空无一物。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前因后果,可他每次都能感受到某种讯息,继而寻找到一扇门。
    上次他打开门,看到的是Desert正想暴揍Cathedral的画面;上上次他打开门,看到的是Desert在树荫下午憩的画面;上上上次他打开门,看到的是Desert站在窗边沉思的画面;上上上上次......
    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会有Desert,不过这样也不赖。他相信一定是Desert对自己施了什么幻术,让自己一次又一次陷入幻境。
    这大概是某种报复。让自己一次次围着他转,又一次次将自己视若无物。不过Chaos是愿意把这个游戏进行下去的。他们之间的冷战争一旦开始便能持续很久,任谁都无法干涉。
    Chaos已经走到门前了。
    这扇门也是漆黑色,充分融进了环境里。如果不是那过分敏锐的感觉指引Chaos,他凭肉眼是难以发现的。
    Chaos的手已经放到了漆黑的门上。同样黑色的指甲沉浸在黑门前,就像是缺失了这个部分一样。
    颀长身躯立在门前,沉默着。
    Chaos在短短时间内回忆了与Desert相处的时光,几乎能预料到打开门后Desert在做什么。要么是在苦手文件,要么是同他人大打出手,要么是埋头搭积木,或者又是在练习幻术,总之......能见到他。
    Chaos推开门。
    他看见满天即将没去的霞光,以及视野中央的Desert。
    半空中都是映着霞色的纸张,就像生于夏末的花,只为这一瞬绚烂。风把Desert的橙发扬起,也吹去他面容上惯有的傲慢和嘲讽,任晚霞将他眉目染得柔和。
    Chaos随手捻来一张正向他飘来的纸张,运用能力将意念凝成实体,凭空坐下交叠双腿,就像陷在软椅中那般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蜷着上身。
    眼角余光瞥到Desert时,Chaos甚至觉得这是个幻觉,因为Desert正看着他。
    Chaos垂眸注视着那张纸,入目的字却在一瞬间将他震慑。
    接近满面纸的连笔英文有着近似装饰花纹的走笔形式,他勉强认出这是自己的名字。而在一整张纸的“CHAOS”中央,又是一段杂乱的线条,Chaos沉默,他好像知道这些线条会组成什么句子了。
    “不要走”。
    那个字蕴含的意义实在太沉重,或许是离开,或许是死亡。
    Chaos不记得自己离开过Desert,即便冷战时期他也不会远离Desert,众人甚至心知肚明,他们在打着冷战的名义用特殊方式调情。
    Chaos也不记得自己死了。
    ......。
    Chaos想起了什么。
    Chaos记起被巨大碎石块压住的一刹那,骨骼破碎插入内脏时的疼痛感。具体是何,他记不起了。再多一点,也只能记起他抱住Desert一瞬间,怀里人几乎要震裂他耳膜的尖叫声。
    “CHAOS”,他似乎是这么喊的,喊着自己的名字,在恐惧和绝望中不断拔高音调。
    Chaos记得,直到自己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耳边仍是Desert的啜泣声。
    这好像还是Desert第一次在床以外的地方哭。Chaos想。
    而后,再醒来时便是身处一片黑暗的地方,只能不断地找到一扇门、打开它,然后看着Desert一次又一次无视自己。Chaos原本以为,这只是Desert故技重施的冷战,却没想到,是两人再无法相交。
    如果不阻止Desert能力的暴走、不在自己阻止Desert时失去对碎石的掌控、不将Desert护在身下,现在的Chaos应该是活着的。然而没有如果,Chaos为了Desert已经将一切都付出了,残留着这抹无足轻重的意识,周游于生者身边。
    Chaos想开口,却发现身体正在溃散。
    如果亡魂已记起了真相,就不必再停留人间,记忆会和执念一起迎来终点。
    Chaos的身体从脚部化成齑粉散在空中。他感受不到疼痛,人生中最后的痛感已在爱人的哭声中结束。他只觉得遗憾。
    或许这就是终焉了。
    他没有力气抬头再看一眼Desert,他只在视野边角看得到Desert白色披风的一角,或许自己身体的某部分正停留在这上面,作最后的告别。
    Chaos不知道这样失去意识后会怎样,会不会再次在黑暗中苏醒、等待一扇门的出现,让他去到Desert身边。
    Chaos阖上眼。深棕色的发也碎裂。
    “我们最后的爱是别离。”
    他说。

    Desert抿抿唇,从那片空处收回目光。他觉得有点......说不出的奇怪,这种感觉不肯放过他,也不肯让他一探究竟。
    Desert站在原地,抱着整理好的文件。
    “这感觉......”他喃喃自语着,试图去捕捉内心那些摸不着、看不见、甚至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东西。
    “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
终于写了这个存很久的东西了......。很久以前听着vivi想到的东西。
关于私设,tag搜“混沙”就都能看见了。
混沌最后说的那句话是vivi的最后一句歌词。...虽然读起来好像是有些奇怪,不过似乎认定这句话了。虽然混沌在设定中并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出于私心。
新增的设定是,混沌的能力是“意念操控”。
上次只是为爽而爽地开了车,这次补上正常一点的了。
叙事有些毛病,大概剧情是这样:沙漠能力暴走→混沌阻止→混沌因为操控的东西超过了限度而失控→原本悬浮的巨石因混沌失控而砸向沙漠→混沌为救沙漠而死→沙漠精神崩溃,希望能为自己构建有混沌的幻境→沙漠过劳昏迷,大脑自我保护封锁了所有有关混沌的记忆→混沌留下的文件被扔给了沙漠→沙漠看见了混沌的亡魂→混沌想起自己死去了,于是也消失了。双方都在遗忘中存活。
是个老套又无趣的剧情。其实混沌会重复“在黑暗中苏醒→见到沙漠→想起自己已经死了于是消散”的过程也说不定。
大概因为自己单身,所以想看别人谈恋爱吧。
   

没什么意思,手机里有就发了。

大概本体和异色。

因为参考了漏画东西的官图,又懒得改,所以有bug。

是埃及。以古埃及神话女神伊西斯为原型。

黄金头饰。

在自家设定中,和DL混沌、迷宫并称黄金三角。(


恩...因为今天心情很好。

是被 @食盐- 的作品提醒了,发现触手真是个好东西。

就不做什么预警了,tag也只打一个,不扰民。

动点p的kaleido,真的很好听。

fukase唱歌太好听了。

没什么质量的爽图。

还是不要脸地占个tag。

...算是心愿达成。走心不走心一图览。大概最近没什么事所以才一直画画吧,实际上状况算不上好,但拼个图还是挺开心的。

还是委屈印飞星画风不同了,所以放到了第一格,原本是打算按出场顺序放的。

我果然是偏心玄铭宗一些。(

大概以后就,没有了。

因为最后出现延迟了,所以很多地方都没能修好...。但也就这样了。

金风玉露。

一个并没有什么用的过程。忘了原著那把剑长什么样了,只记得伤口大概是在腹部这里。

她真好。

最喜欢的是龚常胜,没想到先画了印飞星。

大概前世魔尊,外套就私设了。

线稿并没有什么用。自取上色?

混沙了解一下。....就,摸鱼占tag。

是听着米津玄师的vivi瞬间冒出来的东西,大概是这样的。一些小设定在早些时候的dl同人可以翻到。

混沌死后,沙漠打算把之前写的所有有关混沌的东西都拿去扔了,在路上起了大风,他慌忙把一堆纸张摁住之后看见混沌坐在一旁捏着一份自半空飘落的纸张看着。只是一瞬间的影像。沙漠以为自己幻术有长进了,可以对自己布下幻境了,把掉落的纸张都捡起来之后走了。

混沌是真的死了。混沌是真的出现了。他不觉得自己消失了,他在死前还想继续看着沙漠,潜意识将生命最后的能力尽数返还给了自己,他连自己出事这件事都忘记了。而沙漠一直没有理他。混沌以为沙漠还是在和自己闹脾气,毕竟冷战是常有的事。然而他看见了沙漠亲笔写下的东西,里面记录了他死亡当天的一些事以及这之后沙漠的心情。就在混沌想起来自己确实是死了的时候,全部的东西都消散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吃土悠的朋友请和我交流。弹尽粮绝了。

一个机器人pa的taito。相关文段见P2。人体差劲。

是目前所有的谢宇策。

P1是第一个建立的sai文件,那时候被他入宗测试时大杀四方、以至于那一届就录了他一个人的情节镇住了。其后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还混了张草图。

怎么说,从谢宇策出场开始就很喜欢他。

但是十分抱歉,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看。

这个碎碎念就不打tag了。刚刚逛了逛lof,吃粮吃饱了...。

不朽之王、奥斯瑞克、格雷斯科、林立/费雷,异界F4。不朽之王一个人占两个名额,不接受任何异议。(.....

真的觉得他们太好了..............。之前一开始吃双雷的时候没有粮,自己写了两笔又弃了。刚刚回去,全是粮。

奥朽奥应该是...冷坑中的热坑。到现在都觉得奥斯瑞克是真的好。不打tag也看不到,但还是十分感谢给异界全职业大师产粮的太太们。十分十分感谢。

P1火山,P2 8bits。

现在回忆起来,DL原创的编曲有点小古典,怪不得一个个的都给我感觉是小贵妇。RS现代很多了。

对火山和8bits一听钟情。

-

火山是短棒球服和短得破破烂烂的黑色立领衬衫,下身是低腰黑色牛仔裤,外套上垂的布条绣有"volcano"。部分红色采用镭射面料。

8bits是病毒形象。白色紧身拘束衣,外面套了件及地旧绿色大衣,大衣上有挂小挂饰。因为程序编写原因所以少了只眼睛,被误解为也少了嘴,其实只是不喜欢说话。

最近在二刷,算是一些碎碎念。

P1原著文段,P2摸了个正在制作药剂的奥斯瑞克。P3奥斯瑞克,P4灵感源。


越看越觉得不朽之王过分。没有留给学生任何,反而还把学生的东西能送的都送了。...这个老师太过分了。实际上也算不上师徒吧,大概是漫长生命中无聊的消遣。大概奥斯瑞克也想到这点所以砸了实验室。


关于P1的"可是他就快要回来了"。原文里也说过奥斯瑞克和格雷斯科交手过,也就是说不朽之王在奥斯瑞克活着的时候就转生了,以人类的身份和高等精灵大领主干了一架。

所以、奥斯瑞克这里在担心,或者说在害怕什么?

时过境迁,不朽之王以更为强大的姿态回来,可是奥斯瑞克自己不得不去接受衰老,甚至死亡。

......其实看前面的时候不觉得奥斯瑞克高冷之类...或许后面面对的是林立才高傲冷漠了一些。(

总之,这对太好吃了。


关于歌词。源自《trage:eternity》。是日漫《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的相关歌曲,......但我并没有特别关注它和原作的联系,并不明白其中的永恒指何,只是觉得歌词和奥朽相性度太高。


最后是歌词,当初听到这一句的时候,瞬间想到了奥朽。...现在听这首的时候想到奥朽都会有心脏被攥住的感觉。


"Now please give me an eternity,

         "I know that it's all that's left for me."

cp的话比较吃 混沌x沙漠 和 中国园林x大教堂 。

以下是关于设定的一些。

*发色取自线的颜色,瞳色取自路程中宝石的颜色。性格全靠自己感受,衣着都是胡乱起飞。

○混沌喜怒无常。

○混沌的耳饰是黄金。

○沙漠高傲。

○沙漠试图长高。

○沙漠幻术了得。

○沙漠蓝黑异瞳。

画的时候bgm除了沙漠混沌就是simon curtis的一首 get in line。所以感觉这对应该是...强强针锋。沙漠看不顺眼混沌,混沌想踩沙漠,这样。

混沌印象设。

我永远都喜欢混沌.jpg

私心占个tag。等到个志出来估计同人图所有设定又要推翻了。

.........也没有人和我一起摸谢宇策。

大概过几天还会放出几张。手速拖沓。